如果当年不及时取缔

  • 时间:2019-10-19 15:57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1999年7月,以22日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关于取缔“研究会”的决定》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通告》以及29日针对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通缉令》为标志,中国政府依法作出了处理问题的决定。这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。如果当年不及时取缔,不知道还要害多少人。

  教主在精神上控制痴迷人员,以种种方式对其成员不断强化心理暗示和自我暗示,把他们的人生追求从社会实践引向虚无缥缈的境地,以保证其痴迷人员效忠自己。神化教主,要求练习者绝对服从其役使,鼓吹“上层次”、“求圆满”谬论,并威胁背叛者将“形神全灭”。同时要求练功者不光练功,还要“学法”,反复背诵,反复抄写,必须与其它学说一刀两断,甚至不能看书,不能读报,必须把其它念头统统了结,达到非不练、非“”不信的痴迷状态。

  在的精神控制下,练功者消沉、麻木,失去对社会、对家庭的责任感,但对“修炼”、“弘法”却染上一种病态的执著和疯狂,甚至自杀、自残或精神失常。河北省廊坊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下庄头村原修炼者刘均瑞 1997年4月听信别人传言,开始修炼“”,他说:“迷上‘’不久,我就开始走火入魔,性格变得很偏执……慢慢人们与我逐渐疏远,自己感到越来越孤独。”北京密云县康各庄农民孙凤芹,在练“”时走火入魔,从二楼阳台“飞升”时坠楼,将腿摔断。据不完全统计,1999年7月22日中国政府依法取缔组织以前,全国有136人在诱骗下“放下生死”自杀身亡,仅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山东等省、市的7家医疗机构收治的因修炼导致精神障碍的就有100多例。 如果当年不及时取缔,将会有更多的人精神失常和自杀身亡。

  海涛法师:释迦摩尼佛成佛了,最重要的是转。也透过可以把痛苦烦恼都消灭掉,所以佛陀就讲出了发正道,可以让所有的生命以离苦得乐的方法,所以叫做转。一个人如果成佛了,他真理的生命叫“法身”。现在人很多人会提到,是属于佛教的专有名词。一个法师如果为了帮助众生离苦得乐,在念经,在给他们讲做好事,断恶修善,这叫转的意思。我想我们必须对有一个正确的了解,而且现在在佛教,历史上把当做佛教的寓意。

  宣称组织不图钱、不谋利,实际上是欲盖弥彰。组织为攫取痴迷人员钱财,大量组织书籍、画像、音像制品、练功服、徽章、练功垫等系列产品的非法出版和生产、销售。1993年,初期发展阶段,授意各地负责人,让他们拿着自己的照片,去卖给学员3元一张。声称看病不收费,却暗示病人在功德箱里捐款,LadyGaga成为这款克拉具有传奇色彩项链的首次佩戴者。广东买十二,而且每次不少于100元。据原研究会骨干王治文透露,从1992年6月到1994年12月,在国内一共办班56期,经他手办的班就有十三期,每次都收听课费,每课2小时,每人收听课费人民币50元,收入由和当地气功研究会六四分成。这样下来,光经王治文之手办的班,敛财150万元。靠盘剥练习者的血汗钱,聚敛巨额财富,成为暴发户。

  一些痴迷的痴迷人员为了早日“圆满”而大积所谓“奉献能长功”的“威德”,有的省吃俭用,捐出了全部的积蓄;有的把仅有的养老金也“奉献”出来了。原淄博热电股份有限公司员工杜曰仲,为了“上层次”、求“圆满”,先后被骗去近10万元,最后落了个负债累累、倾家荡产的下场;陕西省周至县高春阳在九十年代九十曲全村远近闻名的老板,可自从修炼后原有的万贯家产因向组织捐献、外出“弘法”等很快荡然无存,最终成了几天都吃不上一顿饭的穷光蛋;辽宁省原痴迷者石晓岩被骗走了现金12万元;北京市痴迷者张光政被先后骗走47万元;辽宁省痴迷者杨丽红、蔡美玲被骗财达47.65万元……无数弟子的倾家荡产填满了的钱袋子。如果当年不及时取缔,将会有更多的人失去更多的钱财。

  主持人:“”标榜自己是最高佛法,故又名“”、“”,但通过与法师的交流,我们发现“”盗用了佛教的术语。那么它与佛教是什么关系呢?

  极力反对青年学子学习现代科学知识,他反反复复地对现代科学、文化、教育进行大肆诬蔑,宣扬“读书无用论”歪理,蛊惑弟子不好好学习,坐等天上掉馅饼,“每个人从他出生的时候一生就已经安排好了,……长大了之后他上哪个学校,上哪个大学,毕业了之后做什么工作,其实我看都是定好了的。”“一切都安排好了。为什么还要教育?”(一九九八年《欧洲法会讲法》);“现在学校在教育上不能使孩子向善,放纵孩子的思想……”(《》)诱惑发展“小弟子”,“有许多小孩是有来头的,都是要得这个法的”(《济南讲法答疑》),还散布“文盲识字”、“高考神迹”等“神迹故事”。

  练习者陷入歪理邪说的迷魂阵中后,被受骗、被洗脑,丧失了其有限的科学文化知识和基本理智,追随所谓“救世主”、“圆满”,尤其是一些青少年,受歪理邪说毒害,混淆对科学文化的正确价值观,失去了学习兴趣。 肖雪一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大学生,从小酷爱美术的她为自己设计了一个“世外桃源”式的美好世界,遇到后,放弃了学业,走上街头弘法护法,最后走进了劳教所;新乡市获嘉县人李英,曾以高分考取医学院,暗中练,到了大二,有四门功课不及格,到了大四,竟然一共有十多门功课不及格,因学分不够拿不到毕业证;沂水县李彬,在如愿以偿地考取大学后,把一切业余时间都放在了学法练功上了,每次学业考试都是勉强及格,后来居然主动离开了学校,放弃了学业;湖南娄底市阳高,相信了后,以为一定能保自己进大学,把精力花在练功学法上,结果不仅没能考取重点大学,连一般大学的门也没有能进……通过推行教育、恶义来毒害学子们的求学之路,可谓一箭双雕。如果当年不及时取缔,将会有更多的学子动摇努力拼搏追求科学知识的信心而荒废学业。

  为了让习练者死心塌地跟随他修炼,以达到控制弟子的目的,告诫弟子修炼要放弃亲情。说:“执著于亲情,必为其所累,所缠,所魔,抓其情丝搅扰一生,年岁一过,悔已晚也。”(《修者忌》)“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,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,能不能看淡。你就执着于那些东西,你就修不出来。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,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?就是人中有情,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,亲情、男女之情、父母之情、感情、友情,做事讲情份,处处离不了这个情……这个情要是不断,你就修炼不了。”要求人员把“修炼成佛”当成做人的唯一目的和第一要务。

  很多人员精进修炼后,按照放弃亲情的要求,舍弃了对家庭的依恋,他们不再向往美好的生活,不再珍惜幸福的家庭,不再把亲人当亲人看待,抛弃夫妻爱,无视骨肉情。刘长红原是辽宁省丹东市一所小学的班主任,在父母的眼中,她是一个“好女儿”,在弟弟的眼中,她是一个“好姐姐”。但1998年刘长红练上了后,就像换了一个人,对家失去了感情,常常夜不归宿,后来干脆八九天不回家,当弟弟不幸患上了白血病,刘长红毅然拒绝给弟弟捐献骨髓,无情地抛弃了姐弟情;福建炼油化工有限公司通讯站的工程师张坚受及的毒害于1999年2月跳楼自杀后,60多岁的父母失去了这个独生子,生活无人照顾,终日以泪洗面;天津市蓟县农民冯立凤被的的歪理邪说所迷惑,1999年3月投河自杀后,年仅12岁的儿子和6岁的女儿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,学习成绩也明显下降,他的丈夫既要打工挣钱,又要照顾两个孩子,痛苦不堪,冯立凤年迈的母亲每当想起女儿被害得性命不保,家庭破碎,就泪流满面……一个个原本美满的家庭蒙受了无尽的压力和痛苦。如果当年不及时取缔,将会出现更多妻离子散、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。

  基于他的“”,把医学、生理学的问题归结为善恶报应,人的苦乐祸福都是由前世的“业力”决定的,现在生病,是因为上辈子做了坏事,造了“业”,得病受苦是对前世恶行的一种惩罚。正是基于这么一套歪理谬论,他反对有病看医生服药,指责“练功吃药就是不相信练功能治病。”他还神秘兮兮向练习者打保票说:“你的心如果摆正的话,相信练功能练好,把药停了,不去管,不去治,就有人给你治了。”吹嘘“三巴掌治好罗锅”,同时授意痴迷人员编造“万人调查”的假报告,杜撰“功到病除”的假案例,怂恿修炼者天天交流“信则灵、练就行”的假心得。

  在诱使下,成百上千的练习者误入歧途,为求“消业”有病不医,有药不服,贻误了治疗的机会,毁坏了健康。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52岁的王守金和他父亲王庆润,都患肝硬化,讳疾忌医,小病拖成了大病,于1998年农历腊月底3天内先后去世;河南省确山县古城乡的农民张延杰,得了冠心病,相信“金光闪闪的”给自己祛病消灾,坚持练功,1999年农历5月17日,张延杰停止了呼吸;湖南省衡阳市的退休职工柏云秀,1995年夏天开始练习,原来她经常发热,睡觉时脚不能盖东西,每天清早,她点燃香火,跪在“神像”面前顶礼膜拜,1998年12月10日,柏云秀病情急剧恶化而死去了……按照师父的话去做,有病不医治,其结果必然死亡。据不完全统计,1999年7月22日中国政府依法取缔组织以前,全国有1400多人因练死亡。如果当年不及时取缔,必然会有更多的人失去生命。

  在其“讲法”中多次提到,破坏“”的就是“魔”,“如果它从你身上离开的早,你就会四肢无力,从此以后,一辈子都这样,因为人的精华被它提的太多了;它要从你身上离去的晚,你就是个植物人,下半辈子你只一口气儿躺在床上。”(《转》)明确“指示”,“人类在败坏,到处都是魔”、“谁破坏,谁就是魔。大逆之魔就是该杀的了”, 至于“除魔”的具体方法,则由练习者八仙过海,各逞其能。

  一些痴迷分子在“除魔说”的煽动下,失去理智,丧心病狂,残忍杀害亲人和其他无辜平民,疯狂剥夺他人生命,场面惨不忍睹。承德的李宗桥、冯树清夫妇被修炼的儿子李亭杀死在睡梦中;黑龙江的弟子关淑云把自己9岁的亲生女儿戴楠当魔活活掐死;辽宁省辽河油田职工、练习者佟岩将6岁的女儿徐澈用菜刀杀死在自家床上;江苏吴江市吴德桥残忍砍死妻子;湖南省浏阳市李远根残忍杀害小姨子陈晓茗;两名新疆人员林春梅、温玉平勒死女服务员;长春驱魔案中的人员金明东、俞雪微、高洪庆、王海鹏殴打肖荣致死……可见一斑,的“除魔说”对痴迷者的危害是多么的深入骨髓和灵魂。如果当年不及时取缔,必然会有更多的人丧命在“除魔刀” 下。

  中国政府依法对组织予以取缔,挽救了无数个痴迷者及家庭。顺昌逆亡,终将土崩瓦解。

  今年7月8日,嘉兴南湖余篁线百福农庄附近发生一起交通事故,一辆面包车追尾一辆三轮电瓶车。

  4月6日下午,中瑞学校“小红军”正认真上音乐课高清:海南母瑞山革命老区小红军的快乐生活人民网定安4月7日电“我们是接班人,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……”4月6日下午,位于母瑞山脚下的定安中瑞学校,一群“小红军”嘹亮的歌声响彻学校上空,海南第三座红军小学即将落户在这里。 作为琼崖“二十三年红旗不倒”的摇篮,母瑞山革…【详细】

  海口市民清明节到金牛岭烈士陵园祭扫高清:海口市民清明节到金牛岭烈士陵园祭扫人民网海口4月4日电4月4日是清明节,也是清明小长假的最后一天,这一天各类群众纪念活动和爱国主义教育活动非常丰富,其中位于龙华区的重点纪念活动场所——金牛岭烈士陵园更是迎来了大量自发前来的党员干部、烈士家属后代和社会各界群众等纪念先烈。为…【详细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