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骨干死亡十大案例

  • 时间:2019-06-11 07:53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而作为参与建设过G20杭州峰会和金砖厦门会晤主场馆建设的工程师,中建安装浙江公司党员刘洪光则认为,“我们要把十九大精神的学习成果,转化为推动工程建设创新的强大动力,引领我们擎匠心之旗,弄时代之潮,再筑传世工程。”

  团伙内部也层级分明,最顶层的老板,是整个犯罪团伙的核心,掌握着资金和发票的流向;第二个层级是仓库,负责为老板运送和开具各地的票据。第三个层级是二盘,是信息传递的纽带,主要向仓库传递开票的信息;第四层级是票子,是分散在各地的业务员,他们面向受票单位,把收集来的企业和个人的开票信息,报送给二盘。

  自2005年以来,高层已有40多人先后死亡,其中不乏女性骨干成员,她们因病去世的不在少数,英年早逝的更是大有人在。香港马会资料大全

  1、刘静航。1941年生,1993年习练,曾任北京海淀区学院路分站站长,移民后在国外积极参加活动,被奉为修炼成效明显的“科学家”。2013年4月,刘静航在英国因病死亡。

  2、王岚。1954年生,1995年习练,是亲自任命的云南辅导总站站长。2011年8月,因下腹疼痛悄悄上医院检查确认为子宫肌瘤,拒绝治疗,坚持在家练功“消业”,2012年1月1日病死家中。

  3、封莉莉。1952年生,长期宣扬“在强身健体方面具有神奇功效”,号称是“在医学界的领军人物”。 2003年末,偶然发现患上胰腺癌,拒绝任何治疗,2006年6月22日,在美国休斯敦病死,享年54岁。

  4、谭淑君。美国麻州波士顿地区的资深骨干分子,撰文宣扬邪说,出资赞助活动。2005年7月23日,在参加“华盛顿特区修炼心得交流会”时中风,送往医院进行紧急抢救,7月25日死亡,时年65岁。

  5、朱根妹。担任法兰克福练功点主要联络人,多次参与干扰中国国家领导人访德活动,并常年在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馆前滋事。患有糖尿病一直不肯就医,于2009年1月因糖尿病引发血液感染突然死亡。

  6、肖辛力。在日留学期间习练上,“全球营球受迫害委员会日本发言人”、“日本保卫人权同盟”发言人,多次组织参加攻击中国政府的活动。但不幸的是,肖辛力于2011年12月30日病亡,享年才43岁。

  7、刘莺钏。1951年生,与张清溪等人于1999年9月共同发起成立台湾佛学会,曾任台湾“亚太电视台”总经理。2009年3月1日,突发骨癌请辞,6月8日病逝,台湾组织宣称疏于练习“”及自身修炼。

  8、佐藤美津子。日本骨干成员,《时报》编辑,负责《时报》部分文章的翻译、编辑工作,并参与日本“”的编辑工作。2009年7月中旬,在编辑“新经文”时突然晕倒,7月20日死亡。

  9、戈璀娣。1942年生,1992年加入,1995年创建了浙江省平湖市辅导站并任站长,是二号人物叶浩的大舅嫂。2010年3月被确诊为乳腺癌晚期,拒医拒药,2012年2月11日晚病亡。

  10、剧玫。所属“电视台”骨干,是现担任“美中学会”会长、被网站称为“科学家”的美国重要骨干杨森(英文名SENYANG)之妻。因患卵巢癌、扩散至肺部,于2015年病亡,年仅53岁。

  最大的卖点,就是承诺得法的弟子不会生病,红口白牙,列举过很多神奇的例证。然而,就连这些骨干、高层学员也会一个个不争气的得病而死,百病不侵的所有神话被不争的事实彻底戳穿。

  “消业祛病”是无稽之谈。宣称:“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”,“打针吃药不能消除业力,你的心如果摆正的话,相信练功能练好,把药停了,不去看、不去治,就有人给你治了”。事实如何呢?十名高层女骨干均是病亡,有的在身体患病后不但不去医院治疗,反而绞尽脑汁为的歪理邪说作“科学诠释”,从而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,最终在“消业祛病”的谎言中丢了性命。

  “地狱除名”是荒诞不经。在2006年2月25日《洛杉矶市法会讲法》时说:“早期我就对你们讲过,我把弟子每个人在地狱里除了名了,常人人人都在那里的名册中有名。弟子以前在地狱名册中的名字我都给你们勾销、叫地狱除名,那里面没有你们的名。”事实上,这些“精进”女弟子们,不仅没有“除名”,反而接二连三地照死不误,有的还是像“佛亲”李继光一样英年之际就早早进了阴曹地府。

  “圆满飞升”是天方夜谭。弟子修炼,为的是实现“圆满”,来个“白日飞升”到“天国”。宣称:只有修炼“”,才能免受“世界末日”的灭顶之灾,才不会出现意外的生命危险,才能在正法结束时“圆满飞升”。照他这么说,包括这些个病死的女骨干在内的那些去世的弟子,都已经“圆满”了,可如果“去世”就等于“圆满”,人总归是要死亡的,又何必要修炼忍受“去情”之苦,强调一味的“弘法”“讲真相”呢?

  这十名死去的女性骨干,是所有痴迷不悟“弟子”归宿的一个缩影,作为“”事业的有功之臣,尚且得病痛苦而死,那些普通弟子的下场可想而知!

  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。生老病死本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,每个生命个体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了不断的新陈代谢过程,进而发育成熟,然后逐渐衰老,直至死亡。这是自然的法则,是所有生物都无法逃避的规律。这种早已证实且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,唯有顺其自然就好。古往今来,无论是帝王将相、英雄豪杰,还是平头百姓、凡夫俗子都无法避免,人人都会有这一天。照样也会老,照样也会死。

  有病求医是不二选择。人吃五谷杂粮,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没病没灾,永远健康。古今中外同各种歪理邪说的斗争实践证明:任何巫术邪说只能贻误人命,医学科学才是人们健康长寿的“守护神”。身体欠佳,贵体有恙,就要上医院找医生,科学诊断,对症下药,排除疾患,使身体回复到健康状态,这本是尽人皆知的常识。这连自己还曾在国内做过阑尾切除手术,那道留在腹部的刀疤,是“主佛”谎言最有力的证据。

  痴迷是自取灭亡。包括这些死去的女性骨干在内,那些去世弟子最大的特点就是虔诚痴迷之深,无一不是对膜拜至极。可这样一个个虔诚的肱骨之臣,一个个的死去,让死亡名单越来越长。据有关部门不完全统计,1999年7月22日前,全国因练“放下生死”自杀死亡的痴迷者共有136人。组织被取缔后,又有103人为了上“天国”自杀身亡。截至目前,非正常死亡人数已达2200多人。血的事实告诉人们:痴迷是自取灭亡。